张国荣:《阿飞正传之何去何从》

☀️☀️☀️

新古典主义大师安格尔《里维埃小姐的画像》,和印象派鼻祖马奈《吹肥皂泡的男孩》。

是两幅让人印象深刻的油画。

他们看上去都有问题:

里维埃小姐的身体,从肩膀开始就完全失衡了;吹泡泡的男孩画的如此粗糙,甚至能看见笔刷的痕迹。

他们为什么都通过了时间的严格筛选,成为艺术史上的明珠?

可能,除了技法上的突破,他们都准确的捕捉到了——青春期的一种特质。

里维埃小姐正在发育的身体充满了成长的困惑,吹泡泡的男孩呈现出虽然近在咫尺却无法交流的痛苦……

我们都会经过这个尴尬的时刻。他们让我想起D。

▲禹之鼎:《斜倚薰笼图》,清,大英博物馆

1988年的夏天,D经常背着一支气枪,翻过厂墙,晃荡在白杨树夹道的河堤上。

在斑驳的光影里,他打过不少麻雀、鹌鹑、斑鸠,还有树上垂下来的大袋蛾。

河堤的下面,挨着厂墙,是一座小学。

D经常说起那个奇妙的下午,天空是明亮的黄色,空气中充满了力量,光线穿过绿色木框的玻璃窗,照在班主任通红的脸上,她抑扬顿挫地对大家说:“你们——是跨世纪的一代!”

随后,大雨就哗啦啦的下了起来……

那天晚上,D立下考北大的志愿。后来,很多人都会慢慢明白,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和自己和解的过程。

但是D,没有。

▲唐寅:《红叶题诗仕女图》,明,美国露丝和舍曼李日本艺术研究所

中学时期的D,发育成衣服架子。皮夹克,牛仔裤,无处安放的荷尔蒙。他踢球,把食指和中指绑在一起练习标枪,打捉虫敢死队续命通关。

一年,新乡校园足球联赛决赛,D奋力争顶攻入致胜一球!但落下时摔断了右臂。

在医院里,他用左手给心仪已久的W写了一封信,其中一句是:你知道我最憧憬的事是什么吗?就是晚上打完架回家,你坐在我身边,一边哭一边给我挖子弹……

W没有给他挖过子弹吧,但他们仍然有一段神经蛋一样的日子。

D说,最美的日子,就是神经蛋一样的日子。

然后,就是分手。

▲马蒂斯:《年轻女孩与郁金香》,1910年

D的父母也离婚了,都搬了出去,留下一个空空的房子。那一夜很多同学聚在D的家里,喝的横七竖八。

第二天醒来,D推开屋门,站在灰蒙蒙的小北街上,听见全城响起《同桌的你》。

这一年,D在高考志愿书上写下:第一志愿北大,第二志愿北大,第三志愿北大。不接受调剂。

人生中最后一次狂。

这一年,W真的去了北大,D去了保温瓶厂。又一年,D下岗。W,听说后来去了英国,再无消息。

中学时代留下的,只剩下深夜教室里白炽灯管的嗡嗡声。

▲高更:《布列塔尼女孩在海边行走》,1888年

然后,就是21世纪了。

2000年,郑州,我在还有人放牛的经三路上班,每天和一个韩国女孩在Icq上聊天。

她正在学汉语,我用拼音告诉她:21世纪到了,和我想的不一样,我要开始自力更生了。

从此,梦想照进现实,浪漫相忘于江湖。

……

▲安格尔:《里维埃小姐的画像》,1806年,巴黎卢浮宫

二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2020年的夏天,我听到刺猬乐队的一首歌,那一瞬间不知为什么就突然想起了D,那个曾经亲密无间的朋友,曾经那么凶猛的青春——他离开这个世界已经5年了。

那天,我回了新乡,在劳动桥边漫无目的走了一个下午。

累了,在桥头吃一碗米皮儿。老板还是那个老板,不过,腰已经弯的像虾米一样。

晚上,驶入郑州,一路看着这座越来越辉煌的城市。

▲佛朗索瓦·约瑟夫·纳维兹:《沉思中的男孩》,法国巴黎卢浮宫

这里,数百万计的正在奋斗着的年轻的人,不知是否和我一样,和自己儿时的伙伴疏离于时间长河。

移动网络以更快的节奏裹挟着所有人向前,来不及伤感。

一代人的青春啊,像耀眼的烟花在夜空中升起,又片片散落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

🖼作此文想到了这些画

或者是看了这些画作了此文

马奈:《吹泡泡的男孩》,1869年

安格尔:《里维埃小姐的画像》,1806年,巴黎卢浮宫

高更:《布列塔尼女孩在海边行走》,1888年

维米尔:《戴珍珠耳环的少女》,1665年,荷兰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

亨利•卢梭:《岩石上的男孩》,1896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亨利•卢梭:《拿玩偶的孩子》,1905年,法国巴黎橘园博物馆

亨利•卢梭:《玩木偶的孩子》,1903年,瑞士温特梭尔博物馆

格瑞兹:《破水壶》,1784年,巴黎卢浮宫

安格尔:《泉》,巴黎卢浮宫

马奈:《吹短笛的男孩》,1866年,巴黎奥赛博物馆

拉斐尔:《美惠三女神》,1505年,法国尚蒂依城堡孔蒂博物馆

马蒂斯:《年轻女孩与郁金香》,1910年

禹之鼎:《斜倚薰笼图》,清,大英博物馆

苏汉臣:《靓妆仕女图》,北宋,波士顿美术馆

周文矩(传):《观舞仕女图》,五代十国,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唐寅:《红叶题诗仕女图》,明,美国露丝和舍曼李日本艺术研究所

佛朗索瓦·约瑟夫·纳维兹:《沉思中的男孩》,法国巴黎卢浮宫

布龙吉诺:《爱情的寓意》,1540年,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保罗·塞鲁西埃:《森林里的四个年轻人》,1892年,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

西奥·范里斯尔伯格:《自画像》,1880年,比利时根特美术馆

姜隐:《货郎图》,明,弗利尔美术馆

亨利·莱巴斯克:《拿扇子的女士》,1924年,法国

波斯画师:《尼诺·厄里斯塔维肖像》,1829年,格鲁吉亚第比利斯国家美术馆

🎵可能比较搭的音乐

贝多芬:《D大调第五钢琴三重奏—鬼魂》

Sting:《Shape of my heart》

刺猬乐队:《我们飞向太空》

张国荣:《阿飞正传之何去何从》

特此声明
本文为正观号作者或机构在正观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正观新闻的观点和立场,正观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分享至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