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真的很想,被外星人劫持。

如果有一天飞碟降临,要求劫持一个地球人,请把这个机会让给我。

让我看看飞碟的内部,让我看看浩瀚宇宙中的同伴,让我看看他们的星球。

即使,再也回不来,我也不会遗憾。

我将在另一个星球写作。

我将静静的思考生命。

我将摆脱引力,摆脱左右。

我将进化成巨大的章鱼,在时间中孤独的游走。

我看到无数个星球,无数个文明,无数个进化。发生,寂灭,周而复始。

也许有一天,我会经过地球,可能是千年以后。

曾经的那个世界,一切都已过去,一切都已过去。

我还可以看到你们的镜像,只是已无法对话。

我该去哪里?我该去哪里?

▲毕加索:《梦》,1932年

2

虽然已不再年轻,但是让我成为足球运动员吧。

赐予我无可匹敌的必杀技——快。

闪电流星,风驰电掣,幻影攻击。

在绝对的速度面前,一切技巧都不值一提。我有足够的时间摆脱、突破、得分!

我的团队是简单的、团结的、快乐的,对胜利充满渴望的。

我们要进军世界杯,要在决赛拿下阿根廷,要捧起大力神杯!

我的最爱,阿根廷队,不要哭泣。亚军也不错啊,不耽误你们游行、狂欢。

但我们是冠军,中国人也要狂欢。

那时我将隐退,在路边吃一碗炒凉粉,看人们都生动起来,街上到处都成为欢乐的海洋。

▲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白日梦》,1880年,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3

我想有一天变的很有钱,但又无名,仿佛锦衣夜行。

仿佛青龙刀在黑夜里露出寒光。

我要隐入闹市。

我要满足一些低级趣味,把被限制的想象打通,把不理解的东西弄懂。

我要在梦中笑醒,然后跑步去上班。

迟到了就直接辞职,去河边唱戏,买一只白鹅跟着我,去酒吧吹萨克斯。

天亮前我要开着敞篷吉普车,带走一只白熊。

白熊躺在后座上,戴着红色的围巾;白鹅站在副驾上,戴着黑色的墨镜。

我们开着车去旅行呀。

熊碰到什么事都不管,鹅碰到什么事都要管。

如果碰到一个会聊天的姑娘,就买两个毛线帽子。

把鹅赶到后座上。

我们一起飞驰啊,去遥远的北方。

▲王鉴:《梦境图》,清,故宫博物院

4

我想住在一个巧克力做成的大厦里,从最顶层开始吃,一辈子也不出来。

生命的最后吃到最底层,只剩一间屋子,把屋顶也吃掉。

然后躺在沙发上,看着天空、太阳、星星和月亮,杨树的叶子和风。

饿了就吃沙发。

看苍蝇搓手,蛐蛐儿磨牙,蚂蚁打架。

看曹操写诗,柳永调情,阮籍恸哭。

看玄宗醉归,子猷访戴,罗敷采桑。

看子昂画马,好好卖酒,陶潜忘路。

……

等待着,我的命运和结局。

▲亨利·马蒂斯:《梦》,1935年,法国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

5

有一天醒来,我发现自己在一列火车上,对面坐着一个陌生的女郎。

她说我是最后一位乘客,所有人都已下车。

所以,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

我说把火车开到海里,我们去找一个海螺,钻进去,在海底流浪。

于是,火车叹息着俯冲下山,斑马沉默着穿过草原,太阳流着泪挂在天边。

那是我对陆地的,最后一个印象。

▲钱杜:《梦游天台图》,清,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作此文想到了这些画

或者是看了这些画作了此文:

王鉴:《梦境图》,清,故宫博物院

钱杜:《梦游天台图》,清,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约瑟夫·贝尔纳:《十二幻想》,黎巴嫩私人收藏

夏加尔:《梦》,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

卡尔·施皮茨维格:《卢臣泰的邮差》,德国马尔堡大学文化历史博物馆

艾斯曼·赛默诺维斯基:《在露台上》

乔治·克罗加尔特:《梦想》,1887年,法国巴黎私人收藏

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人生如戏》,1834年,德国莱比锡美术馆

路易·欧仁·西埃弗尔:《思考者》,1894年,德·维乐夫妇收藏

休伯特·萨特勒:《阿布辛贝神庙前尼罗河上的小船》,M.I.B.收藏

卡尔·弗里德里希·辛克尔:《湖泊边建在岩石上的哥特式大教堂》,1815年,柏林国家新画廊及柏林国家博物馆

哲拉徳·大卫:《逃亡埃及途中的休息》,1510年,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

卡拉瓦乔:《逃往埃及路上的休息》,1596年,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

罗吉尔·凡·德·韦登:《圣母子》,美国休斯顿美术博物馆

米开朗基罗:《创造亚当》,1512年,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天顶画

拉斐尔:《坐在椅上的圣母》,1514年,佛罗伦萨碧蒂宫美术馆

达芬奇:《利塔圣母》,1490年,圣彼得堡爱尔米塔什博物馆

佩鲁吉诺:《阿波罗与马尔西亚斯》,1495年,巴黎卢浮宫

华嵒:《自画像》,清,故宫博物院

葛饰北斋:《富士山三十六景—骏州江尻》,1831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亨利·马蒂斯:《梦》,1935年,法国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

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白日梦》,1880年,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毕加索:《梦》,1932年

#可能比较搭的音乐

塔尔蒂尼:《G小调小提琴奏鸣曲》(魔鬼的颤音)

勃拉姆斯:《G大调奏鸣曲》第三乐章

肖邦:《升C小调圆舞曲》

特此声明
本文为正观号作者或机构在正观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正观新闻的观点和立场,正观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分享至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