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西西里舞曲》

📝📝📝

疫情期间在单位值守月余,除了工作,做了以下事情:

01 阅读

泛读了许倬云的《万古江河》,余华的《文城》,卡夫卡的《城堡》。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读了第一、二部。

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和蒋勋的《蒋勋说唐诗》当做近期的枕边书,随时翻阅。

“我必须学会用更加谦卑的方式向你靠近。”

“我的全部漫游与攀登,都是迫不得已,是笨拙者的一种权宜之计。”

▲巴尔蒂斯:《卡提亚读书》,1968年,法国

02 散步

报社新大楼坐落在郑州西三环和四环之间,向东是贾鲁河,向南是常庄水库,向西是奥体中心和植物园,南水北调的丹江水沿东北方向环绕而过。

饭后分别顺着四个方向散步,红叶漫坡遍野,河水荡漾碧波,群鸟飞起飞落。

树林里散落着四座小庙,分别供奉着各路神仙。

▲马远:《山径春行图》,南宋,台北故宫博物院

03 做饭

有同事从四环购得白菜一颗,欢天喜地的回来。

从食堂借了盆,我找了一把水果刀横着切丝,满满一大盆。

办公室有盐、醋和辣椒油,又去食堂要了生抽、白糖、香油。

搅拌均匀,清脆甘凉。众人赞不绝口,风卷残云。

一日起风,树叶沙沙。突然想起,银杏熟了。叫上同事下楼,捡了几袋。

剥好洗净晾干,和盐混在一起微波,幽明如胶,芬芳清奇。

同事说,第一次知道身边有这么多银杏,第一次知道银杏可以这么吃。

善哉善哉。

▲爱德华·霍普:《女士的餐桌》,1930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04 理发

心血来潮,为同事理发。有不怕的,昂首试刀。

忐忑剪完第一个,效果居然还不错。于是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边试边改,不断修正,推陈出新。

楼上其他单位开始有人下来。核酸排队时居然有人喊我,“下午营业吗?”

一把梳子,一把剪刀,竟完成了23个。

一天,在电梯里看见四个我剪过的头,感觉很神奇啊。

这个特殊时期居然学会了理发,不得不感慨生命的馈赠就是这样出其不意、始料未及。

05 内务

剪绿萝就容易多了。

办公大厅里有21盆绿萝,剪掉所有的枯枝败叶,浇上清水。

第二天,所有绵软低垂的枝叶充盈向上,姿态挺拔,精神饱满。

清理桌子。

52张绿色的小办公桌和电脑、键盘、鼠标,全部擦洗一遍,电脑后面都是灰啊。

桌上的小零碎统统放进抽屉,放不进去的摆放整齐,焕然一新。

有人在桌子下面放了小鞋柜,鞋子摆放的整整齐齐。

有人的抽屉里又放了置物盒,小物件归类井然有序。

等到一切恢复如昨,希望大家又看到一个洁净明亮的办公室。

▲梵高:《花瓶中的夹竹桃与书》,1888年,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06 写信

给狱中的朋友书信一封。

提笔竟不知写什么,“知足常乐,平淡是真”、“让一切都过去”,这些话多么苍白,如果你理解一个中年男人的困顿。

我们只能等待,等待每一颗心,自己平静下来。

▲维米尔:《写信的女主人与女佣》,1670年,爱尔兰国立美术馆

07 煮茶

十月底气温骤降,突然想起柜子里还有一块朋友寄的黑茶。

十年的老茶砖,撬开满堂金星。

用茶包装了放在水壶里煮,渐成红酒色。

与同事分享,一口时间过滤后的——醇。

▲佚名:《饮茶图》,南宋,弗利尔美术馆

08 其他

看了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这么多有才华又努力的年轻人啊!

听了一次线上讲座。

《只是喜欢》系列新写了四篇,分别是《银杏》《理发》《散步》《流水账》。

忘了从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诸如捡银杏、清理书桌、修剪绿萝、打扫小区的积雪、看树上等待伴侣的天牛,帮田里的大姐收割芝麻之类的小事。

当我的注意力,集中到这些微小的事物上时,却更能感受到生命的欣喜与丰盈。

▲陈洪绶:《饮酒读书图轴》,明,上海博物馆

09 补充

11月17日去管城区金岱产业集聚区采访复工复产情况,通快电梯董事长周建勋指着面貌一新的工厂说:“平时没有时间,封控期间正好组织员工整理内务,所有的树都修剪一遍,道路、花坛、仓库,还开垦了一块菜地,你们看是不是焕然一新!员工也都感觉很精神!”

深有同感。我们掌控不了很多事,但我们总可以把自己的事做好。

📝📝📝

🖼作此文想到了这些画

或者是看了这些画作了此文

巴尔蒂斯:《卡提亚读书》,1968年,法国

维米尔:《绘画的艺术》,1666年,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韦登:《读书的马格达莱纳的玛利亚》,1435年,尼德兰

布龙吉诺:《拉瓦拉·巴提斐利肖像》,1560年,意大利佛罗伦萨

乔尔乔·德·契里柯:《孩子的大脑》,意大利

陈洪绶:《饮酒读书图轴》,明,上海博物馆

夏圭:《梅下读书图页》,南宋,收藏不详

马远:《江荫读书图页》,南宋,收藏不详

马远:《山径春行图》,南宋,台北故宫博物院

佚名:《雪山行骑图》南宋,故宫博物院

许道宁:《松下曳杖图》,北宋,台北故宫博物院

马麟:《郊原曳杖图》,南宋,上海博物馆

彼得·艾尔特森:《在炉子前做饭》,16世纪,荷兰

爱德华·霍普:《女士餐桌》

小大卫·特尼尔斯:《老农在马厮里调戏厨娘》,1650年,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梵高:《农妇在壁炉旁做饭》

长安韦氏墓壁画:《野宴图》,故宫博物院

尼德兰画师:《吗哪的主人》,1470年,法国杜维查特兹博物馆

爱德华·马奈:《花瓶里的百叶玫瑰》,1882年,克拉克艺术学院

梵高:《花瓶里的十五朵向日葵》,英国国家美术馆

扬·凡·海瑟姆:《陶土花瓶里的花》,1736年,伦敦国家美术馆

梵高:《花瓶中的夹竹桃与书》,1888年,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亨利·纪尧姆·施莱辛格:《破碎的花瓶》,19世纪

维米尔:《写信的女主人与女佣》,1670年,爱尔兰国立美术馆

加布里埃尔·梅特苏Gabriel Metsu:《写信的人》,爱尔兰国家美术馆

钱选:《卢仝烹茶图》,元,台北故宫博物院

王蒙:《煮茶图》,元,私人收藏

佚名:《饮茶图》,南宋,弗利尔美术馆

唐寅:《鬪茶图轴》,明,台北故宫博物院

居节:《品茶图》,明,台北故宫博物院

🎶可能比较搭的音乐

弗雷:《西西里舞曲》,长笛

弗朗西斯•普朗克 爱之小径

特此声明
本文为正观号作者或机构在正观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正观新闻的观点和立场,正观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分享至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