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有没有睡懒觉?如果答案是有,那就对了!

俗话说:“初一早,初二早,初三睡到饱。”旧时,人们大多从腊月二十三就开始为了过节而忙碌,还要守岁拜年、走亲访友,诸多事宜到了初三才能告一段落,可不得趁着这天有空,好好补个觉、养养精神。

对于宋朝的官员来说,正月初三还是个“法定”节假日,可以从这天起一连休假五天。睡个懒觉,小意思;出门游玩,也挺好!

隋 展子虔《游春图》

所以,我们能在宋朝诗作中看到,诗人强至,于某年的正月初三骑马郊游,并赋诗一首:

长日牵人事,新年散马蹄。

和风吹冻柳,残雪点春泥。

意惬境自胜,兴来杯屡携。

徘徊羡飞鸟,晓逐野云低。

——宋·强至《正月三日郊外马上作》

宋庠喜庆之际不忘提醒众人:不可贪恋寂醒之乐。

迎春纔十日,应月已三蓂。

池面开新素,山光复旧青。

灰飞空玉琯,醅动涨金瓶。

剩作寻芳具,当筵忌独醒。

——宋·宋庠《正月三日作》

韩淲则窝在家里与友人煮茶唠嗑,聊到天都黑了,十分尽兴。

新年喜共闲僧语,薄暮明灯下纸帘。

活火慢煎茶渐熟,呼童时把炭来添。

——宋·韩淲《正月初三日》

看上去,这三位诗人都挺惬意的。不过,有人想要问了:宋朝为啥要把正月初三定为节假日?这一切,都要从宋真宗的“迷信”说起。

宋真宗

据《宋史》记载:“大中祥符元年春正月乙丑,有黄帛曳左承天门南鸱尾上,守门卒涂荣告,有司以闻。上召群臣拜迎于朝元殿启封,号称天书……诏以正月三日天书降日为天庆节,休假五日,两京诸路州、府、军、监前七日建道场设醮,断屠宰;节日,士庶特令宴乐,京师然灯。”

宋真宗赵恒在位期间,某年正月初三,皇宫左承天门南角的兽檐上,突然出现了一条两丈多长的黄帛,上面还写着许多歪歪扭扭的蝌蚪文。真宗听说后马上召集百官,到朝元殿打开黄帛,经专人翻译,发现帛上的文字是:“赵受命,兴于宋,付于恒,居其器,守于正,世七百,九九定。”真宗认为这是天降祥瑞,大喜过望,不仅改年号为大中祥符,还把正月初三设为“天庆节”,大赦天下、酬谢天恩。

为了节日的贯彻,真宗在这一天赐宴并馈送朝臣节物,特许全国官员放假五日,并下诏全国各地设置天庆观,以便于天庆节的建醮集会。

明 戴进《太平乐事图》

所谓天庆节,就是取“普天同庆”的意思。后来几年内,真宗大手一挥,定下了先天节、降圣节、天祺节、天贶节等多个节日。《宋史》评价说:“诸庆节,古无是也,真宗以后始有之。”仁宗以后的宋朝仍在庆贺这些节日,只是没有了真宗时的隆重程度。

回到诗词的话题。强至、宋庠是仁宗朝官员,韩淲则长于南宋,他们能够在正月初三呼朋唤友游山玩水、吟诗作画煮酒烹茶,都与这段历史小插曲有那么一点关系。大家熟悉的大词人柳永,也为“天书事件”动过笔墨:

昭华夜醮连清曙。金殿霓旌笼瑞雾。

九枝擎烛灿繁星,百和焚香抽翠缕。

香罗荐地延真驭。万乘凝旒听秘语。

卜年无用考灵龟,从此乾坤齐历数。

——宋·柳永《玉楼春·昭华夜醮连清曙》

一番铺叙,写尽了天庆节道场的奢华。有人认为,这首诗是谀圣词,作于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写宋真宗于延恩殿设道场祭祀圣祖赵玄朗事;也有人认为,这首词是讽刺词,作于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通过描写汉武帝佞道之事,来反讽宋真宗。

无论事实如何,天庆节这个被统治者生造出来的节日,在元以后便不复存在,但正月初三这一天,仍因各种原因被历代百姓重视。

清 姚文瀚《岁朝欢庆图》

依据地区风俗不同,正月初三又被叫做猪日、小年朝、赤口日、老鼠娶亲日,还有不拜年、贴赤口、烧门神纸、禁食米饭、晚起早睡等大大小小的民俗习惯。只不过,对于我们当代普通人来说,最具吸引力的还是晚睡早起睡大觉了吧!


统筹:梁冰
编辑:许怡童
版权声明

本文(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乐、视频等)版权归正观传媒科技(河南)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正观传媒科技(河南)有限公司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本文,请后台联系取得授权,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同时注明来源正观新闻及原作者,并不得将本文提供给任何第三方。


正观传媒科技(河南)有限公司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至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