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

🏮🏮🏮

苏联电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的结尾是这样的:

卡捷琳娜坐在桌前,托着下巴看着果沙喝红菜汤。

果沙抬头问她:“怎么了?”

她说:“我找你找了好久。”

……

忧伤又温暖的片尾曲《亚历山德拉》响起,

镜头拉开。

▲佚名:《上元灯彩图》局部,明,南京博物馆

她们的小屋亮着黄色的灯光,随着镜头的移动,隐入莫斯科河两岸的万家灯火。

每一盏灯下,都是单一而又抽象的一致的命运。

那是战后的莫斯科,那是一代人的青春之歌。

我记不得看了多少次这个片尾,每次都是同样的痴醉,平静又激动,感慨万千、不知所措。

那夜幕下的盏盏灯火,无声,却蕴藏着猛烈的情感。

▲李嵩:《观灯图》,南宋,台北故宫博物院

我小时候和母亲住在工厂,也是苏式的红砖楼。

家里的电灯是拉绳的,为了方便睡觉时关灯,母亲把灯绳斜着拉过来拴在我的床头。

没想到家里的小猫很快就学会了,跳上去一压,灯亮了,再一压,灯就灭了。

有一天半夜里小猫兴致勃勃的玩起了开关灯,气的我抹了一点风油精在它嘴上。

它疯了一样在屋子里跑,跳上桌子顶着单卡收音机猛蹭。

▲玛丽·卡萨特:《台灯下》,1890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收音机旁有一盏铁皮的台灯,装着一支细长的白炽灯管。

这个刷着绿漆的小台灯,陪伴了我六年,有一红一白两个按钮。

在这一团白色的灯光里,我阅读了《杜里特航海记》《神秘的木刻人》《林间水滴》《地心游记》……

独自一人的时候,最好的伙伴,就是一盏台灯。

直到现在,我仍然喜欢坐在台灯下,读顾城的诗,听肖邦的夜曲,喝喜欢的酒,神游发呆……

当一个人开始在台灯下安静下来的时候,他就开始了丰盈的人生。

▲郎世宁:《乾隆帝元宵行乐图》,清,故宫博物院

不过最盼望的,还是元宵节的彩灯。

天一擦黑,我急忙扒拉完最后一口饭,点着蜡烛,把折叠的纸灯笼拉开,用一截细木棍挑着,小跑下楼,汇入各个楼洞跑出来的伙伴中。

我们先去小学的操场上放炮,然后去工会猜灯谜,最后出厂上大街,淹没在元宵节的灯海中……

满街的花灯啊!

纸灯、纱灯,长灯、圆灯,旋转的走马灯,路中间的大型彩灯。

▲埃里克·特里格林:《城市的夜》,瑞典

有一年,我们厂里的师傅们扎了一个八仙过海的彩灯,用解放卡车拉着参展,我们心里那个牛气啊!

过年是吃,元宵是玩。

晚上看灯,白天舞龙。远远看见踩高跷的队伍过来,街上的人已经挤不动了。

打鼓的,敲锣的,一条长龙上下飞舞,突然队伍中的红脸大汉举起一支黑铁,“轰”的一声摧肝裂胆!

这真是无限期待的一天啊,这不是中国的狂欢节嘉年华吗?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保罗·德尔沃:《所有的灯》,1962年,比利时

如此美好的节日,怎么感觉快要消失了?

如果每个城市和乡村,都恢复这个全民参与的盛大派对,那该多好。

人们应该在一起,在街上,在阁楼的酒桌上,在一轮圆月下,欣赏表演和满城的灯火,在人群中两两相望……

念都城放夜,望千门如昼。

我们应该这样,开启新年的盼望。

🖼作此文想到了这些画

或者是看了这些画作了此文

海梅·科尔森:《默朗格舞》,1937年,圣多明哥胡安美术馆

维克多·曼努埃尔·加西亚:《狂欢节》,二十世纪中期,私人收藏

阿奇博尔德·莫特利:《布鲁斯》,1929年,私人收藏

赵之琛、顾驺:《元宵婴戏图》,清

李嵩:《观灯图》,南宋,台北故宫博物院

佚名:《上元灯彩图》,明,南京博物馆

佚名:《明宪宗元宵行乐图卷》,明,中国国家博物馆

郎世宁:《乾隆帝元宵行乐图》,清,故宫博物院

周昉:《人物卷》,唐,台北故宫博物院

佚名:《十二月月令图一月》,清,台北故宫博物院

梵高:《罗纳河上的星夜》,1888年,巴黎奥赛博物馆

佚名:《升平乐事图》,清,台北故宫博物院

马远:《华灯侍宴图》,南宋,台北故宫博物院

透纳:《月光下的煤港》,1835年,华盛顿区国家画廊

毕沙罗:《蒙马特大街的夜晚》,1898年,伦敦国家美术馆

埃里克·特里格林:《城市的夜》,瑞典

格雷姆肖:《泰晤士河畔的思考》,1880年,英国利兹美术馆

佚名:《雍正十二月行乐图》,清,故宫博物院

夏加尔:《灯》,1951年

卡萨特:《台灯》,1890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皮尔·波纳尔:《灯下少女》,1900年,法国

约翰·阿特金森·格里姆肖:《野猪巷,灯光下的利兹》,1881年,利兹艺术画廊

保罗·德尔沃:《所有的灯》,1962年,比利时

🎵可能比较搭的音乐

勃拉姆斯:《第四交响曲》,第二乐章

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

特此声明
本文为正观号作者或机构在正观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正观新闻的观点和立场,正观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分享至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