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科夫斯基:《雪花圆舞曲》

♨️♨️♨️

如果大雪纷飞了整夜,如果窗外只有洁白,在这个周末的早上,还有比泡澡更值得做的事吗?

郑州的郊外,都有温泉。

早上人少,挑一个钟意的泉池,从冰天雪地的冷冽中进入那可以承受的滚烫、灼热,浑身的毛孔瞬间惊醒,抗拒、忍耐、适应、舒适、柔滑、酣畅……

▲佚名:《浴婴仕女图》,宋,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此时方得睁眼,看池边淡雪覆盖的青石,草地上黄大仙走过的脚印,墙头清晰的树枝上高高的挑着几颗红柿子,一只喜鹊在枝头跳跃,又飞来一只,北方冬季湛蓝的天空,中式屋檐下的风铃响起叮当声。

身体已彻底苏醒了,人也仿佛焕然一新,换一个温度低一些的池子,则更加轻松、惬意、爽快。

这时,听柴科夫斯基的《雪花圆舞曲》吧。

让我们在片片雪花中,静听一曲冬天的高贵。

让我们在雪夜的篝火旁,回味曾经温暖的时光。

▲华金·索罗拉:《马浴》,1909年,索罗拉博物馆

上个世纪,工厂的澡堂,人挤人,人挨人,像沙丁鱼罐头。

澡堂固定时间开放,人们都在统一的时间洗澡。

那时的房子也是统一的,家具也是统一的,吃饭上学看病看电影,都是统一的。

街上的澡堂,条件好一些。

北关澡堂的大屋里,有个几乎一人高的铁炉子,整个冬天都烧得通红。

周六的上午,我喜欢搭一条毛巾,坐在这热烈的大铁炉边,看人们喝茶抽烟打牌,说着谁又去了南方。

▲马蒂斯:《沐浴者》,1909年,美国纽约现代美术馆

大学路和陇海路交叉口,从前有一个北京饭庄,除了经营饭店,还开着一个澡堂。

澡票五块钱,含一个单独的床位。

赶上发工资我就买一些票放在家里,周末撕一张拿着去洗澡。

澡堂很干净,暖气管里滋滋地冒着白汽,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

加五块钱就有个小伙子来捶背。

长期伏案工作的我经常肩颈酸痛,那一通迷踪拳下来,舒服得就像退休。

可惜,那时候经常是五块钱也舍不得花的,就抽支烟听捶背的声音。

那节奏,听着舒坦!

▲顾见龙:《贵妃出浴图》,清,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伊河路有个澡堂叫含羞草,里面扬州师傅的搓澡是一绝。

有一次正搓着感觉不对劲,睁眼一看,大师傅巡岗,亲自下手按着我给一众精壮的小师傅示范。

不知这些个小伙子是否还记得我,曾经如此坦诚的为你们做过道具。

突然间,澡堂就升级换代了。

▲柯罗:《沐浴中的戴安娜与同伴》 ,1855年,法国波尔多美术馆

佰金瀚、大浪淘沙、水世界、加勒比海、鼓浪屿、热带雨林、金海岸……

澡堂之豪华,有点古罗马的感觉,或者是土耳其?

法国画家热罗姆热爱东方文化,绘制了大量以土耳其浴室及宫女沐浴为主题的画作,在巴黎展出后,轰动一时。

那些裸女如此惊艳。

洗澡这件事,也变得不再简单了。

▲高更:《沐浴的塔西提女子》,1892年,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有一年除夕夜,几个朋友约着去澡堂打牌,谁知开车跑了大半个郑州竟找不到一家澡堂,全部爆满!

只要有更好的消费场景,这个社会,从来都不缺钱。

但是我坐在温泉池里,还是很怀念那个烧火炉取暖的澡堂。

那时的我膝盖还好、思想简单,我常常盯着通红的火炉,对即将展开的世界和班里新来的女生都充满了好奇。

转眼,如烟。

♨️♨️♨️

🖼作此文想到了这些画

或者是看了这些画作了此文

安格尔:《泉》,1830年,法国奥塞美术馆

热罗姆:《后宫浴室》、《摩尔浴》

雷诺阿:《大浴女》,1887年,费城艺术博物馆藏

夏尔·格莱尔:《沐浴》,2016年,法国奥赛博物馆

塞尚:《大浴女》,1906年,费城艺术博物馆

马蒂斯:《沐浴者》,1909年,美国纽约现代美术馆

高更:《沐浴的塔西提女子》,1892年,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徳加:《盆浴》,1886年,法国,巴黎奥赛博物馆

顾见龙:《贵妃出浴图》,清,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佚名:《浴婴仕女图》,宋,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佚名:《浴禽图》,明,费城艺术博物馆

李迪:《禽浴图》,南宋,台北故宫博物院

弗拉贡纳:《浴女》,1765年,巴黎卢浮宫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古罗马温水浴室》,1881年,英国桑莱特港利弗夫人美术收藏馆

克卢埃:《沐浴中的贵妇》,1571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弗雷德里克·莱顿:《沐浴的普赛克》,1890年,英国伦敦泰德画廊

伦勃朗:《河中沐浴的亨德里契娅 》,1606年,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卡萨特:《洗澡》,1892年,芝加哥艺术学院

爱德华·约翰·波因特:《系头带》,1884年,皇家艾伯特纪念博物馆

柯罗:《沐浴中的戴安娜与同伴》 ,1855年,法国波尔多美术馆

米勒:《沐浴的放鹅少女》,1863年,巴尔的摩沃尔特斯美术馆

安格尔:《土耳其浴室》 ,1862年,巴黎卢浮官

桥口五叶:《沐浴》,1920年

卡萨特:《浴后》,1901年,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弗朗索瓦·布歇:《维纳斯之浴》,1751年,美国国家艺术馆

华金·索罗拉:《马浴》,1909年,索罗拉博物馆

🎶可能比较搭的音乐

柴科夫斯基:《雪花圆舞曲》(胡桃夹子第一幕)

海顿:《D大调第101交响曲》

特此声明
本文为正观号作者或机构在正观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正观新闻的观点和立场,正观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分享至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