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洪湖水浪打浪》让洪湖家喻户晓,水清见底、莲叶接天的洪湖令人心向往之。然而,“新华视点”记者日前乘船行驶在洪湖水面,看到湖水又浑又黄,很难寻觅昔日美景。

湖水浑浊不堪,沉水植物几乎消亡,底栖动物多样性降低……近日,记者随中央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湖北督察发现,近年来洪湖保护治理不力,水质持续恶化,已连续3年停滞在Ⅴ类,一系列水生态问题叠加出现。

水质连续3年为Ⅴ类 被指“史上最差”

洪湖是湖北第一大淡水湖泊,是江汉平原重要的调蓄湖泊和生态屏障,也是长江中下游最具代表性的湖泊湿地和生物多样性区域之一。督察组指出,自2012年以来,洪湖水质持续恶化,2021年至今一直为Ⅴ类。

这并不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第一次关注洪湖的问题。早在2017年,第一轮督察反馈时就指出,洪湖水质从2011年的Ⅱ类恶化到2016年的Ⅳ类。

督察指出,目前,洪湖水生植被覆盖度低,仅占全湖面积12%,不到有记录以来历史较好水平的1/5,沉水植物几乎消亡,野生红莲面积大幅度减少。底栖动物多样性降低,物种数仅为有记录以来历史较好水平的1/4。

记者了解到,洪湖鱼类结构也发生了明显变化,以前以大型江湖洄游鱼类为主,目前主要为鲤、鲫和其他湖泊定居型鱼类。

“洪湖这两年达到史上最差水质,”督察人员感叹,“从湖底取样底泥进行底栖动物检测时,肉眼可见底泥中的动物已是寥寥无几。”

当地有群众告诉记者,以前洪湖清澈干净,在水里游泳能看到湖底的水草,现在湖水浑浊不堪,水草都没了。

暴露治理“欠账”

督察人员表示,当地在洪湖治理方面存在诸多“欠账”。

——城镇生活污水直排问题突出。在荆州市雷家垱雨水泵站,大量黑色污水不停地从排水口涌出直排河道——这是督察人员此前暗查时见到的场景。

2024年4月19日,督察组暗查发现,雷家垱大量雨污混合水直排河道。(督察组供图)

洪湖是荆州市主城区、监利市、江陵县等城镇排水的主要受纳水体。督察发现,荆州市主城区雨天大量雨污混合水通过雷家垱等6个雨水泵站直排河道。监测结果显示,雷家垱雨水泵站外排水化学需氧量浓度为149毫克/升、氨氮浓度为15.8毫克/升,分别超过《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一级A标准2倍、2.2倍。

督察同时发现,监利市、江陵县等存在雨水泵站直排雨污混合水、生活污水直排的问题。

——养殖污染严重。荆州市是我国淡水水产产量第一大市,洪湖流域水产养殖污染问题突出。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荆州市水产养殖面积180多万亩。督察指出,大量未经处理的水产养殖尾水,通过沟渠排入四湖总干渠,最终汇入洪湖。

记者了解到,2021年湖北省就印发相关规划,要求到2025年荆州市应完成62%的养殖池塘尾水治理。截至督察进驻时,荆州市完成养殖池塘改造治理面积仅占总面积的13.2%。

除养殖池塘外,荆州市洪湖流域的虾稻综合种养面积超两百万亩,养殖尾水污染尚未纳入治理规划。

此外,畜禽养殖方面,督察组随机抽查的8家规模化养殖场就有4家存在问题,有的将生猪养殖粪污抽排至场外沟渠,有的通过私设软管将养殖废水排入周边水体……

——生态保护修复仍不到位。督察指出,《湖北省洪湖湖泊保护规划》要求,在茶坛东南、西南角以及下新河入湖口等重要河口和植被稀疏区域设置湿地植物恢复点,在茶坛和金坛之间区域栽植327.8公顷耐干扰性强的沉水植被,在清水堡示范区恢复浮叶植物群落面积405.4公顷,督察发现上述项目均未实施。

2024年5月12日,督察组现场督察发现,监利市一家畜禽养殖专业合作社废水直排沟渠。(督察组供图)

不碰硬慢作为 统筹落实不够

督察组指出,荆州市和有关部门对洪湖生态保护治理有畏难情绪,决心不够,不碰硬、慢作为,流域规划统筹不力,推动落实洪湖污染治理和生态保护主要措施不到位。

“之前地方很多基础工作没有做。”督察人员指出。如《湖北省洪湖湖泊保护规划》要求到2025年完成现有建成区的合流制排水系统雨污分流改造。但目前荆州市第二轮管网排查任务仅完成城区的65%,错接、混接问题依然严重,管网建设改造迟缓,部分区域污水直排问题突出。

同时,督察人员还反映,2019年国家有关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各地加快出台水产养殖尾水污染物排放标准。2022年7月印发的湖北省农业农村污染治理攻坚战实施方案,也要求制定省级水产养殖尾水污染物排放标准。作为水产养殖大省,湖北省对此紧迫性不强,一直没有出台有关标准。

中国科学院精密测量院研究员厉恩华长期关注研究洪湖治理。在他看来,洪湖水环境、水生态恶化原因多元。生活污水、农业面源污染、畜禽养殖废水、水产养殖尾水等污染长期汇入洪湖,导致洪湖水质持续恶化,使得水生植被尤其是沉水植被退化,水体自净能力减弱。

洪湖是浅水湖泊,平均水深仅有1.35米,底泥失去植被保护,极易被风浪扰动,而长期围网养殖等导致底泥淤积、富营养化进一步加重。在风浪影响下沉积物悬浮强烈、湖水浑浊,透明度低,水生植被恢复困难,进一步影响了水体的自净能力,由此形成“水质恶化与植被退化的恶性循环”。

如何对症下药?厉恩华认为,洪湖治理不可能“一蹴而就”,应坚持“系统治理、科学施策”,坚持“上下游、左右岸、湖内外”的综合治理思路,科学合理制定洪湖总体修复方案,抓重点、分步走,重点加强流域污染综合整治和常态化监测研究,完善流域水管理体系,逐步改善洪湖水生态环境。同时,加强水生植被恢复,提高生物多样性,完善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

督察人员指出,湖北被称为“千湖之省”,湖泊生态保护任务重。湖泊治理涉及范围广、参与部门多、协同任务重,要强化河湖长制的责任及考核,防止治理不当、敷衍作为等行为。

(来源:新华社)



统筹:王长善
编辑:李记波
分享至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