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新闻消息,当地时间11月29日,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康涅狄格州的家中去世,享年100岁。

基辛格一生传奇,对美国外交政策影响重大,被美国前总统福特称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务卿”。同时,他也是中国民众耳熟能详的美国政治家,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细数起来,从1971年至今,基辛格访问中国已经一百多次了。这位眼光犀利、看透世事风云的百岁老人,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

第一次访华和最后一次访华

今年7月,百岁高龄的基辛格到访中国。据了解,此次“私人访问”是基辛格“自己想去的”,以朋友身份访华,不代表美国政府。然而,谁也没想到这是他逝世前最后一次踏上熟悉的土地。

此访的特殊意义莫过于“双百”的时间节点。一方面,出于对“百岁”基辛格的尊重,中方以一系列最高规格礼遇欢迎老友来访。另一方面,出于对基辛格半个世纪以来访华逾“百次”的珍视,中方将会见地点安排在钓鱼台国宾馆——即1971年7月基辛格首次访华时与周恩来总理会见之地,也是他当时下榻之处。

周恩来会见基辛格(图源:CCTV国家记忆)

1971年7月和2023年7月,第一次访华和最后一次访华,在这僻静的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实现了跨越半个世纪的呼应。

回顾基辛格的百岁人生,“中国”无疑是高频词也是关键词。基辛格曾自称专长是“认识中国的每一代领导人”,涉及中美关系的事务,尼克松之后的几乎每一任美国总统都要向他寻求建议。可以说,基辛格是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贡献者”“见证人”,而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也是其政治生涯中最值得称道的“作品”。

基辛格逝世后,基辛格咨询公司官网发文悼念,回顾了他一生的经历和成就,其中与“中国”相关的内容多达11处。

中美两国又一次行至十字路口

“退而不休”的百岁基辛格远道而来,不变的是对中美关系的关心和重视。

52年前,基辛格初次访华时,中美两国处在一个关键转折点。1971年7月,时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基辛格,为实现尼克松总统访华和中美关系正常化,从而对中国进行秘密访问。

在首次访华时,基辛格向中国承诺,美国将逐步减少驻台军事力量,不支持“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湾独立。此番言论为“跨越太平洋的握手”打下了基础,也打开了中美交往大门。

而如今,国际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中美两国又一次行至十字路口,需要双方再次作出选择。身为老朋友,尽管基辛格已不再担任公职,仍希望两国在外交上取得积极进展。

在今年最后一次访华时,他表示,中美关系对于中美两国和世界的和平繁荣至关重要。当前形势下,应该遵守“上海公报”确定的原则,要理解一个中国原则对于中国的极端重要性,推动中美关系朝着积极方向发展。

10月24日,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在纽约举行年度颁奖晚宴,向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颁奖,表彰他为中美关系发展所作的卓越贡献。彼时的他已垂垂老矣,需要依靠拐杖、轮椅或随行者的搀扶行动,一只眼睛也不太看得见了。

6f061d950a7b020859771d46dfacdede562cc859.webp

2023年10月24日,基辛格在纽约举行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年度颁奖晚宴上讲话。(图源:广州日报)

在获奖致辞中,基辛格再次呼吁中美两国共同推动双边关系重回正轨,“正如我50年前所相信的那样,我们能找到克服困难的出路。”

一去不复返的“基辛格时代”

基辛格一生的政治活动完美诠释了何为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对于国际局势,基辛格一如既往推崇“均势理论”。他认为,竞争国家之间的力量平衡可以维持现有秩序,并维护世界和地区局势的稳定。

在与尼克松合作搭档期间,基辛格主张接受多极世界的现实,尝试构造一种五个或者更多力量中心相互平衡的稳定的国际体系。但可惜的是,基辛格的“中间道路”在美国极化的政治氛围中正在被边缘化。

基辛格曾向美媒透露,自己获得过一项“巨大荣誉”——从尼克松到特朗普的9位总统都曾邀请基辛格访问白宫,但自从拜登上台两年半以来,他还未向基辛格发出这一邀约。

这意味着,这位“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务卿”在半个多世纪第一次遭到了美国总统的冷遇。在基辛格去职后不久,现实主义外交和“缓和”更是迅速地成为“历史”。

基辛格(图源:新华社)

看待俄乌冲突——基辛格声称,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倡议触及到了俄罗斯的根本利益,“必须阻止这场冲突变成一场针对俄罗斯的战争”,必须确保俄罗斯成为国际体系一份子的机会。

看待中美关系——基辛格反对美对华过分打压,认为中国寻求的是自身安全而非世界霸权,并认为中美之间依然存在共同利益,“双方应把友好与合作作为共同目标,并为此做出不懈努力。”

他的言论引起很多人的不满,美西方政界早已给他牢牢地贴上了“异类”的标签,乌克兰政府更是尖锐而轻蔑地回应:“基辛格仍然活在二十世纪。”

“文明无一能永世长存,热望无一能完美实现。这是必然性,是历史的宿命,世人的困境。”时年27岁的基辛格曾如是写道,套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可谓“思想无一能永世长存,战略无一能完美实现”。

如今,这位老人已走完了他的百年风雨人生,从此,外交界又少了一位“老朋友”与“值得尊敬的对手”。一个时代,随他的离去而逐渐远行,但其深厚而复杂的政策与思想遗产还将“搅动”未来世界。

(资料|新华社 央视新闻 北京日报 澎湃新闻等)


统筹:陈若松
编辑:任思凝
版权声明

本文(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乐、视频等)版权归正观传媒科技(河南)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正观传媒科技(河南)有限公司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本文,请后台联系取得授权,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同时注明来源正观新闻及原作者,并不得将本文提供给任何第三方。


正观传媒科技(河南)有限公司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至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